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行業資訊 >> 咨詢動態 >>
《2016中國互聯網醫院白皮書》(全文)——首份中國互聯網醫院白皮書
發布時間:2017-05-19 11:41:23
一、2016互聯網醫院爆發
  1.規模:36家開工建設,25家已落地運營
  據公開信息統計[1],截止到2016年11月,全國互聯網醫院大軍已經擴充到約36家。其中,已經實現落地運營(已提供PC端或者APP端服務入口)的共有25家,其他11家在2016年已經公開宣布簽約在建,相信進入2017年,將有更多的互聯網醫院正式落地提供服務。
  由于互聯網醫院還沒有明確的統一定義,本報告同時將名稱為云醫院、網絡醫院全部納入統計。
  2.建設:2016年集中開工31家
  自2014年廣東省網絡醫院、2015年烏鎮互聯網醫院等一批先遣部隊落地之后,互聯網醫院建設進入高峰,有31家集中在2016年開工。3.多方合作發起成為主流模式
  從互聯網醫院的建設主體來看,以微醫、阿里健康等為代表的互聯網醫療企業與醫療機構、地方政府作為聯合發起方成為主流模式,在36家互聯網醫院中占據半壁江山以上。以東軟熙康、智業互聯為代表的IT服務商參與建設13家。
  二、互聯網醫院成熟度評價
  1.互聯網醫院成熟度指標
  雖然2016年互聯網醫院集中建設,但是各家發展的成熟度還參差不齊。我們根據當前互聯網醫院的服務實踐重點,提取五大成熟度指標,對已落地運營的25家互聯醫院的服務成熟度進行一次初步盤點。
  5項指標分別為醫療服務、醫療資質、連接廣度、連接深度、連接維度,分別設置不打星、半顆星、一顆星相加得到總分,依總分評定成熟度。2.總排名結果
  25家互聯網醫院,排名前五位的分別是烏鎮互聯網醫院、四川微醫互聯網醫院、甘肅互聯網醫院、廣西互聯網醫院與寧波云醫院。
  在連接廣度與醫療服務上,這五家互聯網醫院均已經向區域甚至是跨區域的全國進行連接,并能夠提供線上線下閉環的醫療服務內容,烏鎮互聯網醫院可提供全國醫生資源連接平臺。寧波云醫院目前實現市內區域單位的醫院連接。
  在連接深度上,烏鎮互聯網醫院、四川微醫互聯網醫院、甘肅互聯網醫院、廣西互聯網醫院開始從在線診療服務向提供電子病歷間的數據連通、數據共享等服務進化。
  在連接維度上,烏鎮互聯網醫院已經開始實踐醫藥險的打通。
  在醫療資質上,均能夠依托于實體醫療機構用于所服務患者的線下快速接診服務。
  該成熟度評價僅反應當前各互聯網醫院主要實踐情況,未來隨著互聯網醫院模式的不斷完善,成熟度指標與各互聯網醫院評價也將隨之更新迭代。
  3.互聯網醫院三大梯隊
  現25家互聯網醫院大致可劃分為三個類型,對應不同的階段:醫院信息化、網絡醫院、互聯網醫院。
  (1)烏鎮互聯網醫院及其區域落地互聯網醫院
  從互聯網醫院的建設情況來看,目前以微醫作為主要運營方之一,以烏鎮互聯網醫院為中心節點,各區域落地的互聯網醫院在整體運營模式上,基本上實現了互聯網醫院服務形態的雛形。
  (2)12家進入網絡化階段,落地為網絡醫院或者線上院區
  該階段的互聯網醫院一般以醫院為主導,以單體或者醫聯體為建設核心,向下垂直做基層的延伸。醫院以互聯網為載體和技術手段,形成多種形式的醫療服務于一體的綜合性平臺,被通俗的稱為線上院區,代表醫院是浙大一院互聯網醫院。同時也出現了以阿里健康網絡醫院為代表的由互聯網、IT服務商與醫療機構共建的網絡醫院平臺。
  (3)六家處于提供便捷就醫流程的醫院信息化階段
  一般由醫院主導建設,提供的在線服務集中于就醫流程優化的便捷服務或者遠程會診服務,增強了醫院院內或者是醫聯體體內的就醫體驗。提供線上服務的醫生來自于醫院自有醫生。雖然名稱上也以互聯網醫院冠名,但是從功能上來看,實際上仍處于醫院信息化階段。
  三、互聯網醫院爆發的原因
  原因一:行業發展到了新階段
  (1)網絡輕問診的創業窗口期即將關閉
  輕問診在商業模式上一直找不到較合理的變現模式,咨詢付費規模小、增值服務等其它收費模式轉化率低,完整的商業閉環難以形成,平臺無法單純依靠線上模式來支撐長期發展,亟需找到一種新的延展模式。
  (2)建立完整商業閉環需要以線下實體為起點
  在現有政策體系下,輕問診平臺為患者提供的服務是極其有限的,且網上咨詢、醫患互動、掛號、轉診都是醫療周邊行為,診斷、開藥、檢查和手術等實質診療行為仍需要回到線下醫院。深入診療環節、打通線上線下形成商業閉環勢在必然。且醫藥電商、保險、健康大數據等業務形態的延展都依賴診療環節的打通。
  原因二:國家政策迅速明朗
  (1)宏觀政策推進“互聯網+醫療”,地方政策關鍵環節破冰
  隨著國家“互聯網+”戰略的推進落實,關于“互聯網+醫療”領域的政策導向也趨于明朗。2015年,《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對醫療健康領域提出了具體的發展目標和要求,即“到2018年在健康醫療領域互聯網應用更加豐富,公共服務更加多元,社會服務資源配置不斷優化”。
  進入2016年,“互聯網+醫療”領域的政策推進繼續加碼。在8月召開的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了基礎醫療服務的重要性,提出“樹立大衛生、大健康的觀念,把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建立健全健康教育體系,提升全民健康素養。”
  在此基礎上,10月2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首次將有關健康醫療產業的綱要提高至國家層級的戰略。
  2015年12月,浙江桐鄉市政府批復全國首家互聯網醫院,并推出烏鎮互聯網醫院網站平臺和烏鎮醫院線APP,面向全國提供以復診為核心的在線診療服務。該醫院獲得了中央網信辦、國家衛生計生委、食藥監總局和浙江省政府及省衛生、藥監部門的支持。
  試點效應顯現同時,地方醫保政策也在向互聯網醫院傾斜。2016年8月15日,貴州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發布了《關于將遠程醫療服務項目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為加快推進遠程醫療的發展,進一步滿足廣大參保人員就醫需求,經研究決定將遠程醫療服務項目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范圍。四川省發改委聯合四川省衛生計生委也發布了《關于制定互聯網醫療服務項目價格的通知》,從政策層面打破互聯網醫療的項目價格、醫保結算、收費標準等問題。
  原因三:市場需求強力推動
  長期以來,我國優質醫院集中于東部沿海、特別是北上廣。據2015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鑒數據顯示,東部三甲醫院占46%,西部占23%;優質醫療資源還向大醫院集中,基層醫療機構服務能力不足,“首診”接受度較低。
  小病進大醫院”成了常態,原本定位于“收治急危病癥、疑難雜癥和人才培養”的大醫院卻大小疾病通吃,這對于數量占比本身不高的大醫院而言供需矛盾越發緊張,而普通醫院及基層醫療機構則呈現出相反的態勢。
  在“虹吸效應”下以三級醫院為核心的格局短時間很難改變。據統計顯示,占醫院數量66%的一級及以下醫院只承擔了不足20%的門診量和13%的住院量,病床使用率也低。而占比最少的三級醫院卻呈現出越加飽和的態勢。而且三級醫院診療人數持續擴張,增長幅度始終高于其他醫院10%左右。未來優質醫療機構和非核心醫療機構供需不均衡的局面還會持續加劇。
  互聯網醫療受到了用戶歡迎。我國互聯網醫療用戶規模為1.52億,已經占網民的22.1%。其中,診前環節的互聯網醫療服務使用率最高——在線醫療保健信息查詢、在線預約掛號和在線咨詢問診總使用率為18.4%。四、互聯網醫院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互聯網醫院的出現是醫療改革進程中的一個巨大進步,是從網絡化醫院到智慧醫院的一次重要躍遷。
  互聯網+醫療的融合方式如何探尋?我們認為,就是要形成連接一切能力與醫療服務整合能力。診療服務供應、醫療資源配置和醫藥險全要素環節配置,正是互聯網醫院實現回歸醫療本質的三個維度。(1)診療服務供應
  診療服務進化要點:在線工具性輔助——在線診斷——匹配并供應線下診療服務——精準診斷+主動健康管理
  由于醫療服務的本質不僅僅是線上醫療服務就能夠解決,必須能夠與線下的醫學影像檢查、手術、會診等實現無縫對接。因此,互聯網醫療服務的進化階段,考量的不僅僅是線上服務的深度與效率,還要考量如何與線下醫療服務內容實現無縫對接,以在線平臺作為承上啟下的連接點,高效、精準的匹配并可持續供應線下診療服務(醫學影像、手術、線下會診等)。
  未來,隨著醫療大數據的互聯互通,可進行前置預防,提供主動的健康管理,甚至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加持,實現醫療診斷的精準化和個性化。(2)醫療資源配置
  醫療資源優化配置要點:擴大醫生資源連接——提升基層醫生質量——激活醫療大數據資源
  即使進行再多的精準化匹配優化,如果沒有充足的醫生資源,始終不能真正解決看病難的問題。我們認為,如何連接并大范圍合理調配醫療資源,如何激活基層醫療資源,解決基層與患者之間的信任問題,是互聯網醫院需要具備完整的解決方案。如此,才能實現互聯網+助力解決我國醫療資源配置不均衡,緩解醫患矛盾的美好愿景。
  “互聯網+”除了對存量醫療資源的優化配置之外,更有價值的未來是將醫療大數據資源盤活,使數據成為新醫療資源,釋放對于精準醫療和主動健康管理的決策價值。(3)醫+藥+險全流程配置
  醫療不僅僅是患者與醫院、患者與醫生之間發生診療活動關系,完整的醫療活動還包括藥品、保險支付環節,每一次醫療活動的背后均是這幾大要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因此,“互聯網+醫療”不僅僅是對于醫療資源配置供應,還要朝向醫藥險全價值鏈的打通,創新藥品配送、用藥管理、醫保對接、開發商保產品,利用互聯網技術優化醫療控費機制,實現“可控醫療“目標。五、創新技術的艱難探索與新道路的誕生
  第一條道路的探索
  以互聯網公司驅動的這條路徑,典型代表是早期的春雨、好大夫與掛號網。他們以提供網絡預約掛號、院外候診、診間支付、檢查檢驗報告查詢等便捷就醫網絡服務,或者以提供在線咨詢問診服務為主要服務模式。
  由于沒有醫療機構資質,這些企業僅能夠提供咨詢、預約掛號等醫療非核心服務,無法實現醫療服務閉環,這也導致企業難以盈利,紛紛尋求轉型升級的路徑。
  第二條道路的困境
  除了互聯網企業天然的尋求驅動“互聯網+醫療”路徑之外,醫院也逐步開啟醫院信息化到網絡醫院、線上院區的升級之路。
  醫院在橫向拓展價值鏈(醫險藥)和縱向跨區域連接(連接更多層級,特別是跨區域醫療機構)上整體乏力,也不能從根本上改變醫療資源分布不均這一頑疾,同樣亟待探索融合升級路徑。
  第三條道路的實踐
  鑒于前述兩條道路各自獨立競爭性強在實踐中難以融合,新道路換了一種思維,著眼于合作,旨在實現“互聯網+醫療”的“+”兩端的充分融合,解決互聯網醫療企業無法提供醫療服務與醫院無法拓展連接兩大問題。
  互聯網醫院正在作為一種新的服務形態,互聯網醫院能夠實現三方共贏,為醫院系統、患者和政府監管帶來巨大價值。
  首先,互聯網醫院擁有線下依托或自建的實體醫療機構,能夠具備全科醫生建設的基礎。在醫院端,有助于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優化基層醫生的技能,提升基層首診能力。另外,通過在線協作溝通平臺,可以組建跨區域的專家與基層醫生協作活動,向基層醫生、基層醫療機構輸出技術支持和培訓工作。
  其次,實現醫療大數據共享,推動分級診療發展。互聯網醫院為此建設了數據系統,包括電子健康檔案系統、電子病歷系統、電子處方與在線醫囑系統、遠程診療系統、處方審核與藥品配送系統、支付與結算系統(含保險)等在線系統功能。監管機構可以通過基層醫療機構與上級醫療機構的電子病歷間的數據連通、數據共享,實現國家對醫療服務運行狀況的整體感知,輔助醫療改革優化決策。
  最后,通過互聯網醫院,不僅可將優質資源分享到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用戶可以便捷就醫,降低醫療成本;更重要的是還能夠分享到經濟不發達的農村和偏遠地區,輔助解決不發達地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六、可持續創造價值的“3+3”理論
  互聯網醫院需要具備哪些關鍵要素能力,才能夠具備持續服務能力,而不是曇花一現?研究團隊根據“互聯網+醫療”的進化理論,以及互聯網醫院的一線實踐觀察,總結出“3+3”理論可以提供解答:即要具備三個前置條件,實現三個運營閉環,互聯網醫院才能持續創造價值。
  借助于這個視角,我們全面審視互聯網醫療環境,可以發現互聯網醫院依然并非一帆風順,未來還有許多需要破冰的地方。
  1、前置條件
  條件一:資質
  互聯網醫院必須具備前置醫療資質條件,無此,一切無從談起。互聯網醫院要涉及醫療活動,必須要按照政策規定申請獨立的醫療機構牌照,否則醫生無法實現多點執業,醫院無法實現收費。而這個前置條件,又給互聯網醫院提出了更高的專業運營素質,要具備獨立承擔責任的能力。
  條件二:技術
  隨著互聯網醫院平臺可連接資源的增長,基于平臺所實現的遠程視頻診療、在線精準醫療匹配等業務將出現大流量特征,互聯網醫院必須能夠支持上億醫患用戶同時在線開展相關診療活動的大規模并發處理。互聯網醫院需要具備支持大流量高并發的技術儲備與應用實踐能力,保障在線運營支撐的可靠性、穩定性。
  條件三:安全
  醫療涉及生命健康與個人隱私問題,質量與安全是實現“互聯網+醫療”的重要前提保障。
  由于涉及到了核心醫療服務,互聯網醫院是否具備有專業充足的醫藥管理人才和具備資質的專業醫生,線上線下診療活動是否具備科學合理的流程規范,保障醫療安全,都是互聯網醫院未來要面臨的考核難關。
  另一方面,互聯網平臺為醫療服務所提供技術支撐,需要將信息安全問題放在重要的建設議題上。如何防范醫療數據泄露風險,需要從信息安全保障機制、預警機制全面著手,提高安全監管能力。2、運營關鍵
  關鍵一:服務鏈閉環
  其原因可歸結為三個需求。第一是法理需求。互聯網醫療提供在線診療服務必須具備醫療資質,并按照相關要求配備必要的場地、床位、設備和醫務人員。第二,醫療需求。醫療服務包含診斷、檢查、治療、手術等多項內容,有些醫療服務如首診、檢查、手術必須在線下才能完成。第三,患者需求。線上線下割裂的醫療服務與患者追求便捷、高效、低價的需求不符,很難獲得用戶歡迎。
  關鍵二:業務鏈閉環
  醫院、醫生、患者、政府、藥企、保險共同構成了醫療六大資源要素。雖然資源要素之間關系錯綜復雜,但是需要正視的是一次完整的醫療活動背后是這幾大要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是不可分割的完整鏈條。在互聯網醫院在進行基礎的醫療資源配置和醫療服務閉環的基礎上,未來的另一大競爭關鍵點還要包括是否能夠打通醫藥險全業務鏈閉環。
  關鍵三:價值鏈閉環
  互聯網醫院必須是一個開放、共享的平臺,以實現大量、高效、精準的連接和匹配。互聯網醫院的復診、會診和轉診服務,都有賴于醫療健康信息,尤其是基于電子病歷的臨床大數據互聯互通。七、互聯網醫院三大趨勢
  趨勢一:云端分級診療服務平臺
  由政府牽頭,在一定區域內,二、三級醫院與基層醫療機構建立長效合作機制,形成以大醫院為依托、以專職醫生或者醫生的專職時間為保障、以基層醫療及家庭為觸角的云醫療生態圈。
  患者可以在互聯網醫院平臺上隨時掌握自己的病情,平臺上各醫療機構的信息都將匯集在一起方便各院實時了解,患者能夠通過這個平臺得到醫生最深入的實際服務。云平臺的功能性更強,病人與這個平臺是有粘性的,針對復診患者,病人的數據都存在于平臺之上便于隨時掌握與了解,通過這個平臺可以進行追蹤與回訪。
  趨勢二:人口健康管理與服務平臺
  隨著互聯網醫院深入連接醫院、醫生和患者,實現信息、服務和數據連接后,在完成醫險藥的打通之后,從解決低頻醫療服務需求向健康服務需求的轉變,在結構化大數據基礎之上,提供精準的個性化健康管理服務。
  趨勢三:醫生自由執業的服務平臺
  醫院、醫生、患者和數據通過互聯網連接在一起,賦予醫生在患者授權后醫療信息隨取隨用的方便,無論在什么場所,都可以方便查找患者的基本疾病信息、診斷、癥狀等,為醫生從多點執業到自由執業的跨域,賦予醫生更大自由。
  雖然互聯網醫院要實現對于現有醫療體系價值提升的變革,仍有很多因素需要破冰。互聯網醫院作為一種被寄予通過互聯網實現醫療服務優化美好愿景的新服務業態,無論是醫院、互聯網服務商,還是政府側,都在不斷探索創新互聯網與醫療之間的融合點,互聯網醫院下一步的發展路徑,價值的釋放值得持續關注。
地 址:廣州市荔灣區南岸路柵外街14號2棟4樓 郵 編:510160 電 話:020-39107118 手 機:13570089858 在線QQ:375669548
Copyright©廣州開維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gzkingway.com 粵ICP備13075630號-1  粵公網安備 44010302000568號 技術支持:大臻網絡
北京11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